中国画坛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用新浪微博连接

搜索

正在浏览本主题的会员 - 0 在线 - 0 会员(0 隐身), 0 游客

  • 只有游客在线
查看: 5394|回复: 8

“写意”的凋零——从近三届全国美展获奖作品揭橥当下国画创作态势

[复制链接]

发表于 2010-6-7 0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
本文刊于《书画世界》2010年5月号第22-26页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写意”的凋零

———从近三届全国美展获奖作品揭橥当下国画创作态势

文/郑志刚

编者按:“博论”栏目自开办以来,受到广泛的关注。虽非代表本刊观点,但站在学术研究、艺术批评的严正立场上,“博论”力图打造一个追求学术和艺术真实,并坚持捍卫传统民族文化的平台,这个平台将是严肃的和开放的,也是学术争鸣的。

本期“博论”关注近三届全国美展的部分获奖作品,通过分析批评,指出获奖作品的题材选择、创作倾向、功利目的、评奖程序等方面的弊端,并指出其有悖于传统国画“写意”精神的趋势。

内容提要:在时间跨度长达15年的艺术考察期内,对中国最顶级美展的国画获奖作品进行阳光下的“挑刺”,从而毫不留情地指出国画创作之躁乱态势与迷惘前景,是本文之初衷与价值所在。尽量避免使用过激言词、尽量使用鸟瞰视角和局外心态,是本文之行文准则。

关键词:国画;全国美展;获奖;写意;蚕食

中国画创作,是我民族美术事业发展之大端。在当下风潮四起、多元激荡的时代,国画创作都受到哪些影响?其现状及前路究竟如何?我们试选取第九、十、十一届全国美术展览的部分中国画获奖作品作为考察标本,针对其中存在的不尽人意之处或曰“病灶”,进行了尽量客观的指认,从对这些“病灶”的针砭过程中,庶几透析出时风的驱使、观念的碰撞、心态的浮沉、规则的显晦等种种艺术影像来。我们正可藉之澄明怀抱,擦亮眼睛。

一、第九届全国美展(1999年)国画获奖作品选评

本届美展计有金奖3件,银奖14件,铜奖41件。

列在金奖首件的是韩硕的《热血》[1]。这是一幅以1936年被***当局逮捕的爱国会领导人沈钧儒、邹韬奋等“七君子”为描绘对象的写意人物画。对于作为庆祝建国50周年重要文化活动之一的本届美展来说,这件作品的“主旋律性”无疑是显见的。韩硕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系,作该画时已54岁。在此之前的1984年,他的两件作品曾分获第六届全国美展佳作奖和优秀作品奖。应该说,这是一位科班出身、技艺成熟、经验丰富的画家。说《热血》纯以题材胜,似乎有些刻薄。但我们审视作品时,发现这件“七君子合影”式的作品的构图,还真是对那张著名的历史合影照片的“微调式照搬”。这样的处理真是“得来全不费功夫”。再看其笔墨技法,勾轮廓线占了整幅作品80%以上的比重(走线略显疲弱而雷同),在此基础上,皴出人物毛发、鞋面,再淡赭染面部,最后以淡墨掺花青对衣袍部位进行大笔轻擦,落款钤印了事。对于长期画连环画和书籍插图的韩硕而言,这样的创作不过是小菜一碟。可就是这样的创作,轻松折桂全国美展,怎能不令人喜出望外?

5 G/ H  p/ j6 Y6 X. i1 j, h$ K  C& v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6-7 0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九届全国美展金奖 热 血 韩 硕(上海)


4 j" g& [' R9 y! h* ?7 m: ?

如果说《热血》胜出于题材的迎合性,那么郑力的《书香门第》描绘的却是富贵悠闲的江南书斋小情调。一扇古典式装修风格的书窗半开着,窗内书案上有读甫及半的线装卷册、掀盖的茶杯、青花瓷罐满插着时卉,窗外则修竹十数,假山石四五,平远望去,书案后尚有屋进几重,整个画面不着一人,而富足闲逸之气满溢。这其中既有中国传统文人情致,也有当下物欲气息,给人一种莫可名状的暧昧感觉。技法上以工为主,工写兼施,繁复细腻,似乎无可挑剔。可正是在这种貌似幽雅的氛围背后,却透显出一种欲望的躁动与主题精神的苍白。在这样的画面中,人如随风柳絮、无主桃花,慵懒倦怠、百无聊赖。笔墨技法上,也是精勾细描的“匠作式”,画家几乎完全沉陷于细枝末节之中,而对于传统国画所必当具备的急缓、刚柔、润燥、藏露、顺逆、浓淡、开合等写意因子置若罔闻,遑论饱满的时代风貌和动人的个体精神了。说白了,《书香门第》之金奖得获,恰好披露了整个美术界创作风气的迷惘无措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6-7 09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九届全国美展金奖 书香门第 郑 力(浙江)

下载 (90.41 KB), H; C0 b/ b" K# x
3 天前 15:47& x, n/ h, G( S

9 z5 x0 I  w: R1 }
' n. E0 W) x/ k) k( V" T9 E  }

金奖之三是吴涛毅等四人合作的《民兵史话长卷》,总政选送。我们发现,历届全国美展,解放军作者的军队题材作品,获奖入选的比例够大。我一向对合作作画持保留态度,这件作品的作者竟达四人之众,委实令人惊讶。尽管此作幅面巨大(246cm×243cm),全国美展又是众所周知的“大了沾光”,但四人合作,各执一端,直成了机械车间的流水作业,哪里还有艺术创作的笔墨起伏、情绪抑扬?很多情况下(傅抱石与关山月合作《江山如此多娇》当然不在此列),所谓合作,尤其是大展合作,起始动机就是一种赤裸裸的名利组配。具体到这件作品,除却造型功力尚可,统而观之,画面紊杂拥塞,笔墨单调萎靡,真不知道其目的是不是要向读者展示一张拼接资料片?

第九届全国美展金奖 民兵史话长卷 吴涛毅  于长江  陈峥  钱宗飞(总政)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6-7 09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
方向的《丰年》斩获银奖。这又是一个富贵温柔题材。与郑力的《书香门第》,竟然都是以一扇突兀的大窗作为主背景。不同的是,方向的大窗周围,笼布着金黄色的灯光或者饰物,前景主题是蓬勃繁茂的各样盆栽花草,一派都市浪漫富家景象。方向毕业于广州美院中国画系,作此画时不过32岁。他有扎实的造型根底和敏锐的色彩感觉,这些在这幅画里都有充分体现。如果作同题材的单向比较,方向似乎应与郑力金银互换。但问题是,这幅画里同样存在有矫饰的弊端。都市阳台花草勃发便名以“丰年”,很好地揭示了当下画家画外修养的浅薄与对人生世情认识的肤浅。凌乱而甜腻的味道,在这幅画里处处可嗅。一种沾沾自喜的轻薄,一种披着国画外衣的西画作派,都使人在这样的作品前欲辩无言。

其他银奖作品,杨凡的《毕业生》技法僵硬、内容单薄、神情做作,有种“强说愁”的滑稽感;于友善的《九九春运图》乍看场面宏大、线描恭谨,细察之下,竟然多数人脸上浮漾着闲适欢悦的表情,这与拥挤嘈杂、焦躁无序的中国春运现实明显不符,作者似乎在勾描一幅《桃花源春运图》,作品的写实功能由之丧失。另外,从作者逼边书写的款字来看,“九九”是篆字,而“春运图”三字明显是无力为继而信手所写的隶楷,运笔不见起止、提按之迹,画家的毛笔书法修为于兹可窥一斑;于新生的《吉祥腊月》,画面堵滞、色调陈俗、勾皴粗糙,不知何以获奖?吴静初的《梅花傲骨天成》是典型的水墨写意面目,从大量款字亦可见其留意于书法,但画面中“做”的味道依然很浓,中下方那块石头实在不伦不类,大概是担心一点不做会名落孙山吧!同时,若细究款字,便可发现此君于行草字法不甚了了,似是而非的舛误之处如“著”“开”“墨”等字颇为扎眼。而从“愿借天风吹得远”落“风”字、“不要人夸颜色好”中“夸、好”两字位置互换等细节里,不仅可以看出画家的粗心草率,还可推知其不谙诗词格律;姜宝林的《又是一春风》,此五字画题即莫名所以、文意不通。看画面,一大丛再简单不过的枯败芭蕉冒出几枝新绿而已,既无过人技法,又无闳深内蕴,不知哪点打动了我们的评委大人,竟昂首抱得银奖归!杨金星的《佳人有约》手法平平、构图稚嫩,人物造型时有闪失,摘得银奖,焉能服众?孔紫的《青春华彩》以变形手法统摄画面,有憨朴之态、可爱之趣,但画面还是缺乏想象力,人物个体特征不明显,构图亦无突出处,与同为银奖的袁武《九八记事》尚不在一个高度。

铜奖作品中,张仁芝的《梵净雨后》有滥竽充数之嫌,几无可圈点处,苛刻一点说,入选尚有距离;赵国经、王美芳的《尽兴晚归舟,误入藕花深处》自画题改易李清照的“兴尽晚回舟”,即可知作者未能透彻理解易安词意。果然,画面内容板滞僵硬,有种格式化的“呆”,人物丰富细腻的内心丝毫未得表现,了无生趣可言;石晓的《荷风》亦有简单化之失,采莲女身上毫无劳动气息,呆假的安排痕迹使画面索然寡味;赵建成的《孔繁森》画得虽然繁细,但太过“政治脸孔”,人物的现实处境与独特性情,在画面中无从寻觅。看来画家对政治题材的敏感性,要远胜于艺术本体的敏感性。这一方面是天资的问题,另一方面也不排除由于长期作“官画”,艺术触觉日渐愚钝所致。揆诸现实赵建成,果然画官做得滋润,幸耶悲耶?卢中见的《潮汕英歌舞》丑怪狂乱,作者功力亏欠、信心不足而又欲张牙舞爪以炫目讨巧的心理昭然可见,须知淳朴率性的民间风味也是长期养出来而非一时扭捏出来的。

二、第十届全国美展(2004年)国画获奖作品选评

本届美展计有金奖3件,银奖13件,铜奖40件,优秀奖53件。

何晓云很年轻,又是女性画家,还不缺乏艺术感觉,也是解放军,当然,这些并不能成为她摘金的必然条件。在《嫩绿轻红》面前,我们必须承认,被一种若有似无的温柔流霭触动了干涸已久的心扉。这是一种特有的时代女性气息,男人无从画得。在画面上,某段街道,有背着书包的女生、挎包闲逛的少妇、飞奔的少女,还有神情端庄的女军人。她们共同的特征的是青春、美丽、性感、时尚,微风淡淡,花香瓣瓣,体香细细,这是春天的味道,也是阳光的味道,捉摸不定,表述不清,悄悄暧昧,莫名欢愉。这是何晓云的画给予我们的。这是一种美好的感觉,也有相当的技法含量,但足以撑得起全国美展的首枚国画金奖吗?如果说我们这个时代的美术痛觉就这样被麻醉在如此温柔乡里,肯定有人不同意。但那种深怀悲悯、意境闳阔、笔墨超迈、继往开来的大家作手的气象与精神,真的在当下迷失殆尽了吗?我们身边也许再不会有吴、齐、黄、潘,我们当下的吴、齐、黄、潘也许是全新的面孔,但至少,国画的基本概念,界定了它不容更改的必由之路,厘清了它无关题材的本体属性与优劣评判标准。《嫩绿轻红》很好,可以入选,可以获奖,但不宜获金奖,因为它不仅欠缺题材深度,也欠缺笔墨深度,总起来说,就是欠缺国画深度。愿以此与方家商榷。

从刘文洁的《物华》,可以感觉得出作者的性灵,构图有别趣,画面有想法。但就是太不像国画了,水粉的味道过浓,几乎不见笔墨挥运痕迹,这是该作的大失败处。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”再好的灵思,若不载以国画本体,则无可与论。

袁武的艺术才情是超人的,他之获金,本不在意外。《抗联组画》有着袁武的一贯风格,人物内心被有层次地表达出来,那种斑驳渗晕的墨相,尤其令人心折。但是,在这幅画里,没骨法还是用得太多了,仅靠那几管黝黑上戳的枪支,尚不足以撑持骨力、彰显线条。我们必须意识到,线条在国画创作中的不可替代性,尤其是书法用线透人肺腑的“写意”力量。袁武如果能强化此种意识,将会画得更好。

看银奖作品,阳先顺的《锦绣山庄》过多的“符号化”表达,使作品显得“做”和“流行”;墨金子的《父亲的大衣》太像油画,与《物华》犯的同一种错误;庄道静、咸宜的《百合》,尽管五彩夺目,但意境单薄;刘铁泉的《离离原上草》一呈繁琐写实之能事,但这种荒芜萧索的景象,到底想要告诉读者什么呢?压抑、枯寂和郁闷吗?孔紫的《三伏》,缺乏人物内心信息的展露渠道,画面一望到底。没有精神后花园的营建意识,这种创作硬壳便很难突破;花俊的《回音》描绘的是一堆尸肉朽骨,让人联想到大屠杀之类题材,其中应该有着民族仇恨的寄托。这本是一个悲壮的题材,很容易引人共鸣,但花俊却带给我们一种腐臭作呕的感觉,我不知道这堆积尸与“回音”二字有什么联系,更不理解评委为什么会让这么一幅恶心万状的作品脱颖而出,这样的作品能给大家什么样的创作导向,绘画艺术的美感在这件作品里究竟体现在哪里?文艺理论家王朝闻说过:“美术美术,不搞真善美,尽搞假恶丑,那还叫什么美术?”[2]艺术尽管是不择题材的,但在题材表现方法上却有霄壤之别。齐白石笔下的老鼠都惹人怜爱,而有的画家,纵然画牡丹也是艳俗满纸。眼下画坛上有一种病态心理,热衷于做丑、怪、恶、残课题,悖美而驰,阴森瘆人,沦落为艺术创作的渣滓,《回音》即其一,花俊当警省!王伟的《战士》见笔见墨,是国画,看着舒心。但题材表达得太过板正,也太表面化,艺术曲径通幽的含蓄之美,王伟领会得不够深刻,这从他的题署文字中也能反映出来。人太正经了势必无味,画理一也。唐秀玲的《走过四季》,一大捧繁茂素雅的花束,旁置清茶一杯,这有“走过四季”的暗喻吗?是要表达一种“任它花谢花开,我心清淡依旧”的人生感悟吗?总之,这是一种单维度的小调子,画面并无动人处,那么银奖的理由是什么呢?

何水法声名远播,但他这幅获铜奖的《灼灼红芳》却画得一般般。看得出他受了黄宾虹花鸟画的影响,但并未得个中三昧。枝叶繁复,设色艳丽,却显得狂躁凌乱,不及宾翁雅逸古艳气格远甚。花鸟难在气格,高格源自全方位、长时间的濡养修持,须得饮孤独、抱素心,赶场卖画多了,画家们能按捺住一颗猿马之心吗?陈超历的《冰香沉屑》,雅洁的题目,画的却是七八个火辣健身的都市女性。这些女性够时尚,也够开放,叉腿扭腰,颠上卧下,真性感,真有派,却与“冰香沉屑”无涉。读过这幅画,品咂不到美,反有一种轻薄与妖异挥之不去;刘欣的《云卷云舒》竟然把国画“做”到这般境地,简直迈入了工艺设计的门槛。太过机巧,太过谋算,处心积虑地瓦解国画本体,酣畅淋漓的写意性被剥落满地,这样的作品,纵然获得一时奖项,于求索发展中的青年作者,却不啻饮鸩止渴;李小可的《古都老屋》,显然借鉴了乃翁名作《鲁迅故乡绍兴城》的构图,只是艺术效果大大不如。

其实本届美展的优秀奖作品中,有一部分倒不逊于等级奖作品,甚至优于其劣者,比如孙静茹《风花雪月的故事》。当然,令人扼腕之作也不鲜见。在周圣尊《尘封不住的历史》中,画题“住”字误为“注”,这是本不该有的;刘昆的《喀什作坊》简直就是一幅技法粗疏的“印象派”油画;姜怡翔的《密处也寻香》,整幅画莫名其妙,笔墨倦怠,节奏单调,读之欲睡;吴雪莲的《唯·一》,在矜奇好怪的画题之下,描绘了一个僵尸般阴惨的人体,五官混沌,垂头甩腿,浑不知其意欲何为!悲夫!王利的《日月星辰》,如一张机械说明书图例,精细光洁,只是一点也不动人,令人闹不清到底是科技制图还是绘画艺术?陆佳的《城市探戈》也是一幅令人费解的作品。一个阴惨惨的人影,在一个阴惨惨月夜的楼顶,乌云涌动,天将崩颓,四肢伸张,狂挥乱舞,这样的作品除了能带给人恐怖不安,真不知还会有什么其他效用!方土的《人类的朋友》横陈着一只硕大的鸟头,骨喙如剑,目光哀怨,若有所思。就笔墨技法看,工写其首,乱皴其毛羽即就,甚简率,谈不上什么难度。如此作品获奖,也太轻松了些吧。

三、第十一届全国美展(2009年)国画获奖作品选评

本届美展计有金奖2件,银奖6件,铜奖7件,优秀奖5件。

据说本届美展原本金奖空缺,理由是评委认为没有相应水平的精品力作,但后来综合考虑,还是补上了两件,这就是孙震生的《回信》和苗再新的《雪狼突击队》。

《回信》是一件寻常工笔人物画,单就技法言,国内如是水平的画家不知凡几,但能想到用地震灾区孩子给捐助者“回信”这个细节来紧扣主题的,恐怕就没那么多了。欲要在全国美展中出人头地,瞄准国家焦点大事进行鲜亮的主题性创作,将是一条康庄大道。在孙震生的画面上,可明显看出簇新的房子是灾后援建的,从左下方露出一角写有“军用毛毯”字样的包装箱上,不难推知画中人物身上的衣服应该也是各地捐助品。人物脸上洋溢着因震而获的新生活所带来的幸福与欢悦,学堂得返的孩子们怀揣感恩之心,认真恭敬地在给远方的好心人(或某部门)写信,汇报生活、学习近况。这真是一件巧思之作,人物集中,表情丰富,元素齐全,交代到位,笔墨经济,色调和谐。但是,也正是因为太经意,致有献媚之虞,造假之嫌。尽管这种献媚、造假是善意的,但还是不能取得严肃的艺术创作准则的谅解。这样的作品,毫无疑问地缺乏真实而冷峻的深刻性,也必然缺乏撼动人心的力量。灾后援建暖人心,是实情,可绝不是只有这么一种“高、大、全”式光滑晶莹的表现方式。一定还有其他更逼近艺术创作核心的绘画方式,但问题是,彼方式下所产生的作品,在现行评选体制下能否摘金夺冠可就难说得准了。

孙震生是何家英的学生,1976年生,与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作者何晓云一样,获奖时都是33岁。尽管年轻已极,但自2007年下半年起,孙的工笔画价格已是15000元∕平尺~18000元∕平尺。在中国,艺术奖项便是如此,总与名利同凉热。说到这里,我们已经能够理解画家为什么要去绞尽脑汁地“献媚”与“造假”。让一部分识时务的画家先富、快速地富起来有什么不好?是的,没什么不好,画家不应该是穷愁潦倒的代名词。然而,还是要提醒孙震生,最先牺牲掉艺术发展可能性的,往往是那些被金钱与浮名重重包围的画家。徐悲鸿早在1935年就说过:“艺术之路不是一条康庄大道,而是一条崎岖不平的羊肠曲径,渺无止境的。假如一个艺术家,陡然有了名,而无实际的功效,究竟能保持多久呢?艺术是献给社会的,是给多数人欣赏的,不是少数人玩味的,是为永久时代而存在的,不是为短暂时代而存在。所以艺术家应以真诚的态度来对待艺术,真正的艺术来不得半点虚假和粉饰。”[3]

苗再新的《雪狼突击队》功力深湛、笔触苍辣、构图饱满,技法上自较孙震生为胜。如果要说缺点,那就是画中内容太过硬实,几乎没能给读者以画外余想的空间,诚如宾虹夫子当年指点林散之作品时所言:“实处多,虚处少。”尽管苗再新走的是小写意人物的路子,但国画艺术的核心属性还是必须要顾及的。直白点说,苗再新作品的软肋,正是想象力的阙如。

洪健的银奖作品《洋务遗存——上海百年水厂》,试图汩汩诉说一种历史与时空的沧桑,并肩三分的组构,阴灰色的天空,缄默的建筑,但给我的感觉,却依然是一份建筑施工效果图;何曦的《陌生》,更像是一份广告设计案;石君的《和谐的家园》,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件俯拾皆是的寻常工笔花鸟,难道是“和谐”二字打动了评委?

铜奖作品中,王野翔、武增宏的《民以食为天》,机械地“摆拍式”画人物照片,可怜地硬挤概念。这样的作法与石鲁的《转战陕北》比起来,真是雷人已极!当然,如果画成了石鲁,还真要担心评委是否看得懂呢?所以,为了提高中标率,还是画得保险些为妙;黄骏、林立峰的《橡皮树》画了四个神情痴傻的男女青年,围着一束绿色植物大发神经质,这件颇似油画的作品,到底要表明什么样的主题?当下的青年都是这么一副空虚、懒散的面孔吗?怎么看,孙永的《鲁迅故里图》都晃动着李可染的影子,难道绍兴城的特色就只有这一种大构思、大色调吗?

四、综述

先后三届全国美展、近15年国画创作里程,以鸟瞰的视角密集观察获奖作品这只“晴雨表”之后,我们得出的结论是,传统国画强大的“写意”功能,正在被一点点蚕食。

国画有三个显著特点,即:以线造型、书法入画、讲究笔墨趣味。[4]在我看来,国画的核心属性与基本概念是:在汉族美学思想统率之下,用毛笔、水墨、国画颜料、篆刻印章、宣纸等特定材具,通过抒写山水、花鸟、人物等具象,达到兴怀寄意、醒目旺神、教化润世之功效的一种东方艺术形式。

基于上述概念,反观全国美展获奖作品,不难发现,“写”和“意”这两个国画创作的关键词,正在被中西画种嫁接、展厅眼球效应、拼接造作风潮、功利畸异思维等诸般因素万般蹂躏、面目全非。清刚正大之气、雅逸隽永之格、旷达散淡之境、出神入化之技、渊深淹博之学,日渐凋零,急速消退,能不令人太息?!

好的中国画,合起来看,笔笔都是形象,拆开来看笔笔都是书法。[5]以此考量近三届全国美展获奖作品,我们不能不哀叹古风已渺。尽管时代在变,入画题材有了立体扩张——这当然无可非议,但国画的筋脉与主旨不容损毁或抛掷。展现在我们眼前的许多获奖国画作品中,不仅鲜活生动的笔墨挥运痕迹萍踪难觅,甚至业已叛祖离宗满身西画装束;岂止学养谫陋、思路褊狭、形象单薄、气局萎靡,更其癖丑逐恶、猎奇味残、故弄虚玄,一副疯狂捡拾西画糟粕的小家子嘴脸。

我们不得不重申国画与西画之区别。针对这个问题,丰子恺曾有精辟的总结:“中国画盛用线条,西洋画线条都不显著;中国画不重视透视法,西洋画极重视透视法;东洋人物画不讲解剖学,西洋人物画很重解剖学;中国画不重背景,西洋画很重背景;东洋画题材以自然为主,西洋画题材以人物为主。上述五条,是中国画与西洋画的异点。由此可知中国画趣味高远,西洋画趣味平易。故为艺术研究,西洋画不及中国画的精深。为民众欣赏,中国画不及西洋画的普通。”[6]毋庸讳言,我们眼下这个物质日愈丰盛的时代,同时也是精神海拔不断下降的时代,表层的感官刺激风行大众,急剧的名利欲求迫使上层建筑衍变为商标与快餐。如是世态之下,国画的寂寞与落魄在所难免、势所必然。

美展评奖是国画落寞的重要枢纽。“我们的中国画评奖,其学术导向有时颇令人费解,有时在‘多数’评委的投票下,一些蹩脚的欠缺中国画传统的作品会脱颖而出,夺得殊荣,不禁让人怀疑起名家、评委以及评选机制的权威性来。”[7]尤其是五年一届、最具权威性的全国美展的评选,对全国国画创作方向无疑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。如果总指挥棒都发生了不能自控的歪斜,那么,国画之殇的雷暴定然是一次比一次来得凶猛。

注释:

[1]文中论及之美展获奖作品,分别载自《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中国画作品集》(岭南美术出版社,1999年9月第一版)《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中国画作品集》(人民美术出版社,2004年8月第一版)《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暨首届中国美术奖·创作奖、获奖提名作品集》(人民美术出版社,2009年12月第一版),后面不再一一注明。

[2]摘自2003年1月29日王朝闻对王仲的谈话。

[3]王震.(编)徐悲鸿文集[M].上海:上海画报出版社,2005.

[4]卢沉.自学国画漫谈[J]//美术向导.(第1册)北京:朝花美术出版社,1998:14.

[5]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.(编著)中国画[M].北京:高等教育出版社,1990:71.

[6]丰子恺.艺术修养基础[M].长沙:湖南文艺出版社,2000:139.

[7]梅墨生.民族艺术传统的当下之缺失—中国画的“传统”问题[J]//民族美术传统的当下意义—中国美术成都论坛文集.成都: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,2007:268.

第九届全国美展银奖 丰 年 方 向(广东)

下载 (182.81 KB)$ k2 w) {7 S  J: x% Q
3 天前 15:49
( F0 Z9 E  _0 \" ^
8 W; O9 |% Z  l
6 N$ K2 \3 s% a, X

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 抗联组画 袁 武(解放军)

下载 (135.33 KB)9 }$ Q' U8 Z0 c. V
3 天前 15:49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6-7 09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 嫩绿轻红 何晓云(解放军)

下载 (62.52 KB)
% a, j; {, \+ R" f3 天前 15:498 p; k( {3 o, O  ?' v

* u5 F( Z+ O  S2 x
) L; o3 @! E8 a6 x/ w+ C

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 物 华 刘文洁(浙江)

下载 (110.51 KB)- ^3 N8 [# j  U- f) k+ q7 `: E
3 天前 15:49
' q2 ~- ~  U5 u7 X& n# U) O3 M5 Q

# Q' c# R/ N1 g! g

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金奖 回 信 孙震生(河北)

下载 (107.8 KB)6 g+ e$ R$ Z3 l2 o; M; b  p8 U7 A, |; X
3 天前 15:49
- G  h6 r) H& v) [! N8 E
! V5 y$ v5 M/ j# s' D1 Z8 e0 J2 ~" r: d' J& M0 Q

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金奖 雪狼突击队 苗再新(解放军)

下载 (136.41 KB)
* b' s' T! ?/ R( N3 天前 15:49) T0 s" @+ c5 X" R! K6 f2 u
( c  q; g& k! o6 H5 k. P/ X
: X! Q3 R% c' |: [4 G7 X# g

& Q6 z0 K" z  _/ }( U2 _, B
. O; j0 y6 A$ o9 U" r. [9 z# w3 K; [* \: n) L8 t7 ]! H

1 g1 g0 l# C6 G$ F6 G1 z

(本文图片均采自全国美展作品集)

作者系艺术硕士、河南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

图片摄影:尚晓周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0-6-7 09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地址+ c" @* z. x, w* d' E
http://www.shufa.org/bbs/thread-132414-1-1.html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0-6-7 20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虽然我对写意性的失去持百分百的支持,但作者似乎也忽略了一点,就是大标题是全国美展获奖作品而不是中国画获奖作品,这是角度问题,横量是美术而不是是否体现中国画,从这角度看就似乎对了,但从中国画的发展就错了,应是这个关系,个人看法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0-6-11 2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基本上是连环画,年画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0-6-11 2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从他们的师傅那也不是传统过来的,不会写意很正常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!jz_fbzt! !jz_sgzt! !jz_xgzt! 快速回复 !jz_sctz! !jz_fhlb! !jz_kfzx! !jz_lxwm! 搜索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